搜索




西江月 题溧阳三塔寺

年代:宋代 作者:张孝祥



问讯湖边春色,重来又是三年。
东风吹我过湖船。杨柳丝丝拂面。
世路如今已惯,此心到处悠然。
寒光亭下水如天。飞起沙鸥一片。

标签: 山水诗 婉约诗

作品赏析

【注释】

①湖:指三塔湖。
②寒光亭:在三塔寺内。

【评解】

此词系作者重来江南时所作。史称张孝祥“年少气锐”,至作此词时,已历尽宦海
风波、熟谙世态炎凉,故触景有感,流露出一种淡然的闲适之情。末两句的意境,与晋
代诗人陶潜的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相近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本词乃作者重游三塔寺而作,三塔寺,位于三塔湖(又名梁城湖)之畔,其旁另有寒光亭,即本词中“寒光亭下水连天”句中的寒光亭。
起句“问讯湖边春色 ”,“问讯 ”即问候。杜甫《送孔巢父谢病归江东》诗 :“南寻禹穴见李白,道甫问讯今何如。”“问讯何如”就是问候起居。此词问候的对象不是某人,而是“湖边春色 ”。因为此前已经来过,重来如见故人,故尔致意问候。“湖边春色”者,不止于下文写到的丝丝绿柳,举凡湖中春水,岸上春花,堤边春草,林间春鸟,统在其中。词人对于“湖边”的情意如此殷切 ,“重来又是三年”一句说出了所以然。一是这样的地方,他本来就已经很喜欢,虽只是偶然路过,也说“不妨踪迹更迟留 ”,(《三塔寺阻雨》);如今重到,其喜悦可想而知,二是这次重来,距前次又隔三年了,几年未到,蕴积的感情自然深厚。一般人重游旧地时,往往也会有这样的情感冲动。这一句句子极平常,字面也不起眼,却是颇有意思,说出了人人心中所有而不一定能说出来的话。
上两句人还未到三塔寺,心却已先到了。下一句“东风吹我过湖船”,这才开始出场。“过湖船”是驶过湖面的船,是过湖而抵达三塔寺了。“东风”吹送,一应“春色”;“杨柳丝丝拂面”,再应“春色”。助兴东风,定知心意;拂面杨柳,似解人情,与词人重来问讯热切之心,互相映衬。这时也还不过是泊岸系舟耳,已写得如此神完气足。则当词人重入三塔寺以后,又将如何写景抒情呢?
“世路如今已惯,此心到处悠然 。”出乎读者的意料,过片既不承接上片描写意脉,也全然换过了一副感情,以纯理性的笔墨,吐出了自从进入官场以来,痛感世路崎岖的一腔幽怨 。“已惯”者,是经历过多次人生道路上浮沉曲折之后的感悟之言。词人有志于恢复中原。支持主战派但不赞成急功近利,要先以自治自强为根本,又谏言广开用才之路,颇得到宋高宗的嘉许。但政府中仍是主和派掌权,他们凭私见排斥异已,词人空有长才锐气,未得大用,反被一再谪迁,不由得意冷心灰,产生了离开污浊的官场斗争,向自然界寻求宁静的环境以解脱心中的烦恼的念头 。“此心到处悠然”的“到处”便是这一类的去处,三塔湖也是其中一处。这样过片两句就与上文发生了内在的联系。其实,三塔湖并非词人所到过的风景最美的地方,三塔寺也只是一座颇为破败的寺宇。——《于湖文集 》中有一篇《重修三塔偈》,其中说 :“三塔虽在,四壁常空。仰众佛之尤奇,念残僧之益少。”《三塔寺阻雨》诗也说这里是“市迥薪刍少,僧残像教空”的。词人爱这里,岂不是因为它冷落衰败的境况恰可引为同调 ,而壮阔纯美的湖上风光又正契合心怀么?
所谓“悠然”,正是暂脱尘嚣试忘痛苦时的心境。
陶渊明《饮酒》诗云 :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。”词人“悠然”之下,又见到了什么呢?是“寒光亭下水连天,飞起沙鸥一片 ”!词人在三塔寺望湖所见之景多矣,有“苍山在烟外,高浪与天通”,有“凉风撼杨柳,晴日丽荷花”,有“钓艇未归饶夕照”(均见其有关三塔寺诗),而这里独拈出水天之间飞鸥一片之景 ,及作者特设之笔。
盖亦渊明“望云惭高鸟,临水愧游鱼”之意。写景之中,即寓情感,与“世路”句作反照,又写出了此心的“悠然”。陶在“飞鸟相与还”之下续云:“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。”词人也说过:“悠然心会,妙处与君说”(《念奴娇·过洞庭 》)词写到“飞起沙鸥一片”便结末,那么结束两句的“ 真意”,我们也可于其无言处会之。

    张孝祥张孝祥(1132-1170),字安国,别号于湖居士,汉族,历阳乌江(今安徽省和县)人,生于明州鄞县(今浙江宁波)。南宋著名词人,书法家。父亲张祁,任直秘阁、淮南转运判官。少年时阖家迁居芜湖(今安徽省芜湖市)。绍兴二十四年(1154)廷试,高宗(赵构)亲擢为进士第一。授承事郎,签书镇东军节度判官。由于上书为岳飞辩冤,为当时权相秦桧所忌,诬陷其父张祁有反谋,并将其父

更多介绍
其他作品更多>>
  • 菩萨蛮 诸客往赴东邻之集》 庭叶翻翻秋向晚。凉砧敲月催金剪。楼上已清寒。不堪频倚栏。邻翁开社瓮。唤客情应重。不醉且无归。醉时归路迷。...
  • 桃源忆故人·朔风弄月吹银霰》 朔风弄月吹银霰。帘幕低垂三面。酒入玉肌香软。压得寒威敛。檀槽乍捻么丝慢。弹得相思一半。不道有人肠断。犹作声声颤。...
  • 丑奴儿/采桑子》 无双谁似黄郎子,自郐无讥。月满星稀。想见歌场夜打围。画眉京兆风流甚,应赋蛜蝛。杨柳依依。何日文箫共驾归。...
  • 丑奴儿/采桑子》 珠灯璧月年时节,纤手同携。今夕谁知。自捻梅花劝一卮。逢人问道归来也,日日佳期。管有来时。趁得收灯也未迟。...
  • 画堂春·蟠桃一熟九千年》 蟠桃一熟九千年。仙家春色无边。画堂日暖卷非烟。昼永风妍。看取疏封汤沐,何妨频棹觥船。方瞳绿发对儒仙。岁岁尊前。...
  • 转调二郎神/二郎神》 闷来无那,暗数尽、残更不寐。念楚馆香车,吴溪兰棹,多少愁云恨水。阵阵回风吹雪霰,更旅雁、一声沙际。想静拥孤衾,频挑寒灺,数行珠泪...
  • 二郎神·坐中客》 坐中客。共千里、潇湘秋色。渐万宝西成农事了,罢稏看、黄云阡陌。乔□橘洲风浪稳,岳镇耸、倚天青壁。追前事、与亡相续,空与山川陈迹...
  • 雨中花慢·一叶凌波》 一叶凌波,十里驭风,烟鬟雾鬓萧萧。认得兰皋琼佩,水馆冰绡。秋霁明霞乍吐,曙凉宿霭初消。恨微颦不语,少进还收,伫立超遥。神交冉冉,...
  • 多丽·景萧疏》 景萧疏,楚江那更高秋。远连天、茫茫都是,败芦枯蓼汀洲。认炊烟、几家蜗舍,映夕照、一簇渔舟。去国虽遥,宁亲渐近,数峰青处是吾州。便...
  • 风入松·玉妃孤艳照冰霜》 玉妃孤艳照冰霜。初试道家妆。素衣嫌怕姮娥妒,染成宫样鹅黄。宫额娇涂飞燕,缕金愁立秋娘。湘罗百濯蹙香囊。蜜露缀琼芳。蔷薇水蘸檀心紫...
  • 天仙子·三月灞桥烟共雨》 三月灞桥烟共雨。拂拂依依飞到处。雪逑轻扬弄精神,扑不住。留不住。常系柔肠千万缕。只恐舞风无定据。容易著人容易去。肯将心绪向才郎,...
  • 锦园春·醉痕潮玉》 醉痕潮玉。爱柔英未吐,露花如簇。绝艳矜春,分流芳金谷。风梳雨沐。偏只欠、夜阑清淑。杜老情疏,黄州恨冷,谁怜幽独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