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


水龙吟 过南剑双溪楼

年代:宋代 作者:辛弃疾



举头西北浮云,倚天万里须长剑。人言此地,夜深长见,斗牛光焰。我觉山高,潭空水冷,月明星淡。待燃犀下看,凭栏却怕,风雷怒,鱼龙惨。
峡束苍江对起,过危楼,欲飞还敛。元龙老矣!不妨高卧,冰壶凉簟。千古兴亡,百年悲笑,一时登览。问何人又卸,片帆沙岸,系斜阳缆?

标签: 山水诗 豪放诗

作品赏析

【注释】:
①写于闽中巡视途中。南剑:宋时州名,州治在南平(今福建南平市)。据王象之《舆地记胜·南剑州》:“剑溪环其左,樵川带其右,二水交通,汇为澄潭,是为宝剑化龙之津。”(馀参见本篇注③)双溪楼:在南平城东,因有剑溪及樵川二水在此汇合而得名,为当时的游览胜地。  名篇杰作,抒壮志难酬之愤。起处唤剑清扫妖氛,志壮气豪,笼盖全篇。以下叠层铺叙,一语一转一步一顿挫,写出既图觅剑报国,又因现实冷峻而忧谗畏讥之情。情与景会,诚是“峡束苍江”,“欲飞还敛”姿态。据此,下文遂有比况元龙之想,“千古兴亡”之慨。结韵一片“斜阳”,深寓国忧,而终兴归去之念。如言苏词清雄,则稼轩此类词最当“沉雄”二字。
  ②西北浮云:喻中原沦陷。倚开长剑:语出宋玉《大言赋》“长剑耿耿倚天外”。
  ③“人言”三句:据《晋书·张华传》及《拾遗记》载,晋人张华看到斗宿和牛宿之间常有紫气,向雷焕请教。雷焕说:这是宝剑神光冲天,宝剑当在江西丰城地区。于是张华派雷焕为丰城县令,前去寻剑,果然从地下觅得两剑,一名“龙泉”,一名“太阿”,两人各得一把。张华死后,剑随之失踪。雷焕死后,其子佩剑过延平津(即剑溪),宝剑忽从腰间跃出,飞入水中。及入水寻找,不见宝剑,只见双龙各数丈,盘曲潭底。顷刻间,水面上光彩照人,波浪翻腾。光焰:即指地下宝剑生出的紫气。
  ④“我觉”三句:描绘双溪楼夜晚景象,有隐喻现实严酷冷峻之意。
  ⑤“待燃犀”四句:想点起火把,窥潭觅剑,却怕惹起水底妖魔兴风作浪。燃犀:点燃起犀牛角。传说燃犀照水,能使妖魔显出原形。据《晋书·温峤传》载:江州刺史温峤兵回武昌,路过牛渚矶,水深不可测,人言水中多妖。温峤燃犀下照。不久,见水中诸怪赶来灭火。鱼龙:即指水中妖魔,喻朝中群小。惨:狠毒。
  ⑥“峡束”三句:谓剑溪、樵川二水汇合后,奔腾欲飞,但受峡谷约束,不得不有所收敛。束:束缚、制约。苍江:青色的江水。对起:指两山对峙。危楼:高楼,即指双溪楼。敛(liǎn脸):收敛,此指水势缓和。
  ⑦“元龙”三句:以汉代陈登自喻,思清淡高卧。元龙高卧:参见前《水龙吟》(“楚天千里清秋”)注⑦。冰壶凉簟(diàn电):一壶冷酒,一领竹席。
  ⑧“千古”三句:谓登楼远眺,感慨万千。登览:登楼览胜吊古。
  ⑨“问何人”三句:试问何人在斜阳下、沙岸边,卸帆系舟。缆:系船用的缆绳。
-----------转自“羲皇上人的博客”-----------
祖国的壮丽河山,到处呈现着不同的面貌。吴越的柔青软黛,自然是西子的化身 ;闽粤的万峰刺天,又仿佛象森罗的武库。古来多少诗人词客,分别为它们作了生动的写照。作者的这首词就是一篇杰作。宋代的南剑州,即今延平,属福建。这里有剑溪和樵川二水,环带左右。双溪楼正在二水交流的险绝处。要给这样一个奇峭的名胜传神,很不容易。作者紧紧抓住了它具有特征性的一点,那就是“剑 ”,也就是“千峰似剑 ”的山作了全力的刻画。而剑和山,又和作者融在一起,上阕一开头,就象从天外飞来的将军一样,凌云健笔,把上入青冥的高楼,千丈峥嵘的奇峰,掌握在手中,写得寒芒四射,凛凛逼人。而在宋室南渡时,作者一人支柱东南半壁进而恢复神州理想,将其又隐然蕴藏于词句里 ,这是何等的笔力。“人言此地”以下三句 ,从延平津双剑故事①翻腾出剑气上冲斗牛的词境 。又把山高 、潭空、水冷、月明、星淡等清寒景色,汇集在一起,以“我觉”二字领起,给人以寒意搜毛发的感觉。然后转到要“燃犀下看”(见《晋书·温峤传》),一探究竟 。“风雷怒,鱼龙惨”,一个怒字,一个惨字,紧接着上句的怕字,从静止中进入到惊心动魄的境界,字里行间,跳跃着虎虎的生气。
下阕头三句,盘空硬语,实写峡、江、楼。词笔刚劲中带韧性,极富烹炼之工。这是用了柳宗元游记散文的文笔来写词的神技 。从高峡的“欲飞还敛”,词人从炽烈的民族斗争场合上被迫退下来的悲凉心情。“不妨高卧,冰壶凉簟 ”,以淡静之词,勉强抑制自己飞腾的壮志。这时作者年已过了五十二岁,任福建提点刑狱之职,已是无从施展收复中原的抱负了。以下千古兴亡的感慨,低徊往复,表面看来,情绪似乎低沉,但隐藏在词句背后的。又正是不能忘怀国事的忧愤。它跟江湖山林的词人们所抒写的悠闲自在的心情,显然是大异其趣的。

辛弃疾(1140-1207)南宋词人。原字坦夫,改字幼安,别号稼轩,历城(今山东济南)人。出生时,中原已为金兵所占。21岁参加抗金义军,不久归南宋。历任湖北、江西、湖南、福建、浙东安抚使等职。一生力主抗金。曾上《美芹十论》与《九议》,条陈战守之策,显示其卓越军事才能与爱国热忱。其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,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,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;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。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词,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。作品集有《稼轩长短句》,今人辑有《辛稼轩诗文钞存》。

更多介绍
其他作品更多>>
  • 再用韵》 欲把身心入太虚,要须勤着净工夫。古人有句须参取,穷到今年锥也无。...
  • 再用韵》 自古蛾眉嫉者多,须防按剑向随和。此身更似沧浪水,听取当年孺子歌。...
  • 有以事来请者俲康节体作诗以答之》 未能立得自家身,何暇将身更为人。借使有求能尽与,也知方笑已生嗔。器才满后须招损,镜太明时易受尘。终日闭门无客至,近来鱼鸟却相亲。...
  • 题金相寺净照轩诗》 净是净空空即色,照应照物物非心。请看窗外一轮月,正在碧潭千丈深。...
  • 题鹅湖壁》 昔年留此苦思归,为忆啼门玉雪儿。鸾鹄飞残梧竹冷,只今归兴却迟迟。...
  • 江行吊宋齐邱》 尝笑韩非死说难,先生事业最相关。能令父子君臣际,常在干戈揖逊间。秋浦山高明月在,丹阳人去晚风闲。可怜千古长江水,不与渠侬洗厚颜。...
  • 鹤鸣亭独饮》 小亭独酌兴悠哉,忽有清愁到酒杯。四面青山围欲合,不知愁自那边来。...
  • 傅岩叟见和用韵答之》 万里鱼龙会有时,壮怀歌罢涕交颐。一毛未许杨朱拔,三战空怀鲍叔知。明月夜光多白眼,高山流水自朱丝。尘埃野马知多少,拟倩撩天鼻孔吹。...
  • 瑞鹧鸪 京口病中起,登连沧观偶成》 声名少日畏人知。老去行藏与愿违。山草旧曾呼远志,故人今又寄当归。何人可觅安心法,有客来观杜德机。却笑使君那得似,清江万顷白鸥飞。...
  • 江神子/江城子 赋梅,寄余叔良》 暗香横路雪垂垂。晚风吹。晓风吹。花意争春,先出岁寒枝。毕竟一年春事了,缘太早,却成迟。未应全是雪霜姿。欲开时。未开时。粉面朱唇,...
  • 水调歌头 送杨民瞻》 日月如磨蚁,万事且浮休。君看檐外江水,滚滚自东流。风雨瓢泉夜半,花草雪楼春到,老子已菟裘。岁晚问无恙,归计橘千头。梦连环,歌弹铗...
  • 洞仙歌 开南溪初成赋》 婆娑欲舞,怪青山欢喜。分得清溪半篙水。记平沙鸥鹭,落日渔樵,湘江上,风景依然如此。东篱多种菊,待学渊明,酒兴诗情不相似。十里涨春...